• 注册送体验金的网址
陆毅:庆幸找了一个跟自己很像的人做老婆

陆毅:庆幸找了一个跟自己很像的人做老婆

  正在播出的于正新剧《宫锁连城》(以下简称《宫》),毫无悬念地令湖南卫视重回收视冠军榜,也毫不意外地引起一片骂声和雷声。剧中的男主角陆毅,16年之后,于38岁“高龄”再次出演偶像剧。从《永不瞑目》里的“肖童”再到《宫锁连城》里的恒泰,赞成者认为陆毅依旧是国内最有实力的偶像派演员,反对者则认为陆毅与于正合作染指“雷剧”,“功利心”过强,赚了关注度,却牺牲了多年苦心经营的美誉度。陆毅本人是怎么看待这次不同寻常的“男神”复出?昨天下午,在正与导演滕华涛、女星白百何拍摄电视剧《长大》间隙,陆毅接受了北青报记者采访。

  我去演任何戏,都会把它演成正剧

  北青报:马上年至不惑,演十七八岁的恒泰心境与《永不瞑目》有什么不同?

  陆毅:虽然演了比自己实际年龄年轻很多的角色,但是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把握的。当时接演这部戏,于正就说,我平时生活中给人的感觉就是很单纯。

  北青报:你出道至今的戏路都偏正剧,连偶像剧也是,所以很多观众不理解你为何会接拍以“雷”闻名的于正作品,有人说是希望借助高关注度回归,但牺牲了美誉度。你认为是这样吗?

  陆毅:我毫不担心,因为我去演任何戏,都会把它演成正剧的。我觉得我的能力就在于把所有的东西都演得很正,这也是我自身魅力的一种体现,我一出来大家就说:陆毅来了,正剧开始。

  跟自己纠结较劲的那一段已经过去了

  北青报:于正是一个特别擅长引领话题的制作人,是否在接演时做好了这个心理准备?

  陆毅:说到争议的话,其实我前几年拍的一些经典翻拍剧的时候,就面临过很大的争议。比如说像翻拍《夜幕下的哈尔滨》里演王一民,《新三国》里演诸葛亮,当时就面临了很大的争议。但是我觉得这样的争议会给演员很大的动力和热情去创作一些新的角色,并不是很大的问题。

  北青报:于正那种台词直给,情绪和情节“简单粗暴”的风格你是如何接受融入的?

  陆毅:确实台词给得非常直接,这也是于正剧所独有的风格。相比较,我之前所演的一些戏,都是慢条斯理,非常深沉,年龄感非常强,观众看的时候进入会慢一些。于正的戏可能更适合年轻人去看,而且从剧的节奏来说,会非常的快。

  北青报:很多观众看《宫》有一个感受,就是你在剧中主要任务是负责帅,甚至不惜剧情的无厘头,比如恒泰出场,为了体现他的英勇,剧情设置你策马前往练兵场,百步穿杨,跟福晋打了声招呼就扬鞭而去,整个过程视将军若无物,不知道为何要去练兵场串这个门?

  陆毅:其实作为古装戏,确实会有无限的空间让我们去发挥,而且包括像刚才提到的一些打斗场面,更多的是吸引观众来看,我们这部戏会展现更多和更新的一些创作理念。

  北青报:《宫》加上接下来将开播的于正另一部作品《云中歌》,观众再次看到“男神”回归,接下去你的规划和定位是怎样的?一度曾跟自我较劲、非要“告别偶像”去演老头子(苏东坡、诸葛亮)的纠结已经不会再有了吧?

  陆毅:确实,自己跟自己纠结较劲的这一段已经过去了。因为在过去的十年中,对于我来说,自己做过很多很多不同的尝试。也让自己的外观,从每个戏、每个角色都有很大程度的变化。这次《宫》和《云中歌》,更多的是展现我自己相对来说比较本色、比较深情的一面。

  北青报:从《永不瞑目》到《宫》,你的轨迹好像是一个轮回,重新回到偶像男神的定位对你来说还有新鲜感吗?这个年龄再吃“青春饭”,会不会担心观众说装嫩?

  陆毅:确实这十几年当中,我觉得我的脚步走得快了一点,从《永不瞑目》本色出演,一直到前几年的古装正剧,演历史人物、演老头,确实是自己尝试了很多。从每个角色身上,我也能够学到很多东西。这种东西可以影响到我平时的生活。

  现在再去演比自己年龄小的角色,说实话我自己倒并没有觉得很吃力,因为平时生活中,我可能也会有一颗童心,有时候跟别人接触的时候,也像一个大男孩一样。就像前几年的作品,我不担心自己演老年一样,我也不担心演比自己年纪小的角色。

  做得最好的是丈夫,做得最不好的是爸爸

  北青报:演这个角色鲍蕾是什么意见?

  陆毅:在工作方面,鲍蕾她很少会给我意见,但她会看我的每一部戏,包括现在在电视上看《宫》一样。看了之后,她会觉得,自己老公忽然一下子又年轻了,因为前几年她看我粘着胡子演诸葛亮、苏东坡,演老头演得太多了。

  北青报:从大学至今相恋多年,你与鲍蕾的感情一直稳定温馨,谈谈婚姻的保鲜之道吧。你怎么看待娱乐圈里一个看似幸福的家庭会瞬间暴露致命的问题?

  陆毅:这个很难去评价,或者是给别人一些指导方面的东西,每个人的生活、脾气、性格都是不一样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非常庆幸我找了一个跟我自己很像的人做老婆。

  北青报:你和妻子在生活上出现分歧怎么解决?生活中是你会体贴地认错,还是鲍蕾比较宽容?

  陆毅:生活中,多多少少都会遇到一些对一件事情的看法,或者去做一件事情,两个人会有不同的观点。但好就好在,我们两个都是属于比较理性的人,我们不会为了一个问题去争得面红耳赤,而且更多的时候,我们对于一个问题的看法都是几乎完完全全的一致。

  北青报:同样是演员出身的鲍蕾在婚后鲜有作品,这是你对她的要求吗?她对此有无怨言?

  陆毅:我们俩结婚之后,鲍蕾确实放弃了她的专业,一心一意地在家给我打理着后方,这一点也是我们两个相互之间商量的。因为我觉得每一个人生活和工作当中,要找到自己的位置,找到自己的快乐,这是很重要的。我能在工作中寻找到自己的快乐,而鲍蕾她在照顾家庭的时候,幸福感会油然提升。

  北青报:作为父亲在教育女儿上有什么心得,都说穷养儿富养女,你赞成吗?

  陆毅:确实,我说过女儿要富养,我在家里扮演的是慈父的形象,我会满足孩子所有的要求,哪怕是比较过分的要求。因为我想让孩子知道,父母、家庭给她的爱,能够让她心里非常非常的充实,让她以后非常非常的自信。

  北青报:如果单独带孩子出行,你最擅长的事是什么,最头疼的问题又是什么?

  陆毅:如果带孩子单独出行的话,我相信我不会让孩子饿着、冻着,但是最头疼的事情就是孩子的吃喝拉撒睡。这真的是让我非常头疼。

  北青报:演员、丈夫和爸爸这三个身份,你觉得自己做得最好的是哪个?做得不足的又是哪个?

  陆毅:我做得最好的是丈夫,做到第二的是演员,做得最不好的就是爸爸这个角色。因为我觉得为人父之后,很多东西,尤其是在孩子教育方面,这都是需要慢慢摸索的。这将是我这一辈子的一个课题。

  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